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后人

向往高原;喜欢旅游

 
 
 

日志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2017-01-10 17:39:34|  分类: 回望高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海兵团工一连回望高原【工一连系列幻灯片转载】[1]  
 
        一九六五年至一九九六年,山东和西宁近万名知识青年,和一批复员老兵“相应国家号召” ,离家几千里,满怀希望来到高原。在这里经历了十八年的悲欢苦乐,高原磨砺  。现在大部分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眨眼间五十多年过去了 。虽然高原戈壁环境艰苦,条件困难,毕竟我们在这里贡献了一生最精彩的青春时段。回家多年了,很难忘这留下我们人生脚印的第二故乡。爱他、恨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留恋。时隔几十年心里还是放不下他,于是就有不少战友或相伴,或独行,也或组团再到这里“回望高原”。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对这一段经历我没有很多的感触。战友们写了不少文章诗词咏叹那难忘的岁月。其中工一连诗人贺中原的 一首《水调歌头》精彩而准确地表达了我们的心情。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怀着对高原深深的感情,战友冷冰多次回格尔木探望。也曾从青岛驾车青海;也曾带着妻子孙女。再去看看那曾经住过已成废墟的老土坯房的地基,再去看看那些还留在那里的老兵战友 ,再去看看高原上那年轻时踏迹过的山山水水,再去尝尝那格尔木的饭格尔木的水……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2004年,青海兵团战友在离开高原二十多年后,又回到这片难舍的第二故乡。这一群人中,有工一连战友的影子。其中有赵岩、李济清、金瑞彩等战友。赵岩的描述是这样的:
     “2004年9月4日我随青岛电视台夕阳红重返高原旅游团去了格尔木。领队是战友李硕,同行有好友杨志秀。 一行人大都是当年兵团的战士,一列绿皮火车载着当年的战士们又重返青海高原。一路上还观光了塔尔寺,青海湖,倒淌河,日月山,黑马河。作为兵团战士的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去看看格尔木的河滩医院水电站和水泥厂。还有那条曾经努力辛苦修的水渠更是让人动心动情以至于流下了眼泪。 想念那个地方挂念那个地方是兵团战友的一个情结,在别人眼里那只是一片荒原。是一捧水是一片叶子。可是作为在那里生活过苦过累过的兵团人,对格尔木的记忆和感动是别人不能理解的。没有经历就没有感动,没有苦过就没有回忆。虽然每每想起来都有些酸苦,随着时间那些酸苦和累也变得有些甜而且厚重了。
    悄悄地在心里说,格尔木你好,愿你越来越好,我和我的战友有可能没有机会再去格尔木了。可是我们这帮人会时时的惦念那个地方,惦念我们曾经呆过许多年的那个地方。
    想念那里的一条河,还有那里的一片叶子。”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刘相宥对高原,对格尔木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这在他的诗词中多有表达。他曾多次重返格尔木。这一次他还和赵振国一同携妻带孙游览格尔木的草原和戈壁。在园艺场他的旧居旁的小水磨那里他和夫人柳健拍下了纪念照。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陈刚一家、许基超一家和多次去过格尔木的青鲁一起回望高原。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战歌和振华这两个老战友,也多次回探过格尔木,顺道还游览了西藏和尼泊尔。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工一连的诗人老排长贺中原,看过我们在战友论坛《小院》发的《回望高原》图集很有感触,他说:

      “读过《回望高原》,深为感动。战友 广为罗致、精心编排,既讲求真实,又富有艺术效果,把兵团战友当年的和现今的照片一一呈现在我们面前,可以说,为历史、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以为,倘若没有对青海高原、对兵团战友的深情厚意,是难以做到的。有感于此,抄录旧作以赠之:

    晚岁又逢春,银丝添几根。

    临风怀旧事,听雨赋清音。

    醇酒待鸿儒好诗酬故人。

    欲骋千里足,新月照屐痕。”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去格尔木回望、游览的战友们很多。我们正在努力收集照片和资料。将陆续补充进来。许许多多去格尔木的人群中,反响最大的莫过于2015年的工一连八人团组了。他们身背任务,心负使命。带着工一连战友的心愿出发了。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出游的目的不一样,当然一路故事也很感人。老排长耿世骧的西行小结最能说明具体情况:

                                         西行小结
                                                ——暨赴青海支边五十周年连庆记   耿世骧
我挚爱的老兄弟、老战友:
    
  三年前,工一连常设联络小组,这个自发成立的民间组织,就着手准备50年大庆事宜。李青鲁、陈刚、迷糊、振华、济青、老孔以及大恒、老冷他们,就先后多次赴青海格尔木,创意及实施,耗费了他们不少精力。最终,在49年连队聚会时,与会战友举手表决通过,在拖拉海埋一块纪念碑、一只漂流瓶,返程去咸阳看望老连长。
      原先,碑石打算从昆仑山采集,最终敲定用济南青石,寓意我们来自山东,且石料质地优良,色泽深沉,几经与石匠讨价还价,石碑规格为厚80宽700长1400。价位在5000元上下。费用从连队累年聚会的剩余资金即伙食尾子中出。不再给战友额外添加负担。战友名单是济青提供的,后经多人商定,原则是原连队战友以及后来加入的连同家属,一个不能少。碑的铭文由耿世骧执笔,后经联络小组集体通过。最终碑上刻的名字是234人。其中包括,已经离世的、调离的。这样就多了近30余人。漂流瓶是打算留给后人的,瓶中的文字是到达格尔木后才动笔,西行八人七嘴八舌成就了这篇急就章。我们是自己纪念自己,不是树碑立传。因此,就采取了埋藏在我们在青海青春萌发之地------拖拉海,那块亘古无人的蛮荒之地处女地。几经踏勘,在委实找不到连队影子的境况下,以连队身后的那座连绵数百米的沙丘,我们初到时曾无数次登上滑下的沙梁为座标,在印象中的连队营房前的河滩畔,选择在沙柳树丛中,埋下了碑石和愿望瓶。其实说简单点,就是告别青春,祈祷未来。碑与瓶埋下时,我们心里五味杂陈,仪式庄重,神圣,大家一言未发。默默地完成了心愿,代表全连队啊!细心的青鲁、振华,在埋下碑瓶的地方,在四周选择一些永久性的标志物为依托,拍下了四围的图像。我们祝愿青海平安吉祥,祈祷屹立万年的昆仑,保佑我们幸福健康。
      为了这趟远行,我们攥足了劲,提前52天买好了往返的车票,从青岛到西宁,再到格尔木;返回时从格尔木到西宁,再到西安,然后返青。临走前好几个人都提前给家人作了交待,战友王永贵侯秀品夫妇专程为我们西行八人送行,分送每人两个苹果,祝福我们平平安安。在格尔木,受到“新青年”老战友的盛情款待。在西宁,战友王东明全天候的接待我们。
      未到西安,老连长就三番五次地打电话询问我们到了哪了。处处都有战友的呵护关爱,怕我喝酒伤身误事,一路上对我特别管制------禁酒。 从西安一落地,老连长的小儿子连庆就提前等候,除了自驾私车,又请人另驾车将我们八人接回咸阳。我们这趟西行,恰好是八个人,我调侃说,咱是八仙西行,寻根取经。在咸阳,老连长欣喜反常,从见面到送别,几乎就不停嘴地数落连队的小李小张小王,老人家记性超常,连外号都门儿清。人老了,恋人了。他偷偷塞给儿子一大叠钱,选择咸阳一家最好的饭店宴请大家。虽然自始至终,他滴酒未沾。老人是用心在款待他的老部下老兄弟姊妹啊。特别是当孙德宇在席间说,她是早早被打发走的孩子时,在座的所有人都泪眼婆娑了。连长已是年寿八十有三的老人,身体健壮,语音厚实,谈吐幽默,当看到陈刚特意在西宁赶制的那张连长年轻时跪姿射击的照片时,他顿时停住,惊诧地说,你们从哪儿弄的?我自己都找不着了,眼里含着泪花。咸阳一聚,不知何时再见,我们代表全连看望老连长,往事历历,恩恩怨怨,都化作云烟,悠悠而逝。惟愿老人家健康长寿。
      自今年8月18号出发到9月3号返青,历时18天,西行圆满结束。出发日恰好是孙德宇生日,我们在列车上给她庆祝生日。归来日是举国大阅兵。八仙全须全尾,无一伤病,苍天保佑!
回来后,连队筹备赴青海50年庆,进展顺利,有条不紊。周六公园聚会已成习惯。歌舞节目逐渐成型,诗歌朗诵、藏族舞蹈、模特儿走秀也渐露端倪。10月8号之前,先在聚会场地布置,走秀,济青付出的心血有目共睹。酒水等一应物品,全部备齐。50周年纪念日,可谓空前绝后,竟然到会150余人,可称万岁之宴!连长女儿李淑珍成了特派员,临场发言话短情长。演出节目,精彩纷呈。诗歌朗诵,秋天的树,含义隽永。器乐合奏,葫芦丝演奏,余音缭绕。倪三奇、杨树恩的独唱,豪迈悠扬。藏族舞蹈,有模有样,谁会相信,这竟然是年近七十的老大娘!绰约多姿,令人神往。还有大眼睛精心制作的海量灯谜,马震一、石磊、范文玉等人的篆刻书法,张秀芳的水墨画,济青收藏的极品照片,诗文折扇,振华赶制的西行印迹------琳琅满目,目不暇接。济济一堂,喜气洋洋。还有一些战友热心相助,捐钱捐物,让我们的团聚更加精彩热烈。
      特意从外地赶来的战友,有江苏来的、济南的、德州的、四川的、青海来的“新青年”代表,工一连的女婿亲戚,熙熙攘攘,盛况空前。
      我们这一辈,我们有担当。小处说为家,大处说为国,我们无愧无憾。上对父母,下对儿女,我们无愧无憾。我们阅历丰富,吃苦耐劳抗折腾,我们历经磨难,支边半生,回城下岗,老来自立,不卑不亢,不给社会添乱,不给家庭添麻烦,不给儿女当累赘。我们活得自在坦然,我们活得潇洒有尊严。为此,我们期待着:为曾经昆仑的50年,为我们青春飞扬永远的工一连,为年年的10月8日,为遥遥可期的55年、60年再相见,为夕阳灿烂晚年安闲,干杯!
                                                                                                                            2015、11、17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大家都喜欢把上山下乡,度过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阶段的地方叫做第二故乡。对于我们来说,格尔木才是我们心中认可的故乡。那么小岛就是我们工一连的家了。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工一连最早吃水是用小礼堂门前那口老井的。水是甘甜的,但不太干净。井口是敞着的 ,风沙尘土随时光顾,时间长了水就有些浑。每年都要组织人掏井。后来加工连打了一口机井,那井水是自流井,清澈甘甜,日夜不停地流着。大家就都到加工连去挑水了。我们工一连离井有好几百米,几个身体壮一些的的就开始比体力。先是比半道不歇脚,后来就比不用扁担双手提,到最后有几个人就能练到满满一担水用手提回家,半路不停还要不洒水,身上不沾水。想想蛮天真,也很快乐。
        现在好多战友回到小岛都要去看看那口自流井。常尝尝那水还是不是原来的味。我从战友们这次拍回来的照片,能看出战友们对这口井的感情。有几分激动,有几分亲切。人人都趴上去喝几口,回味当年。
       小岛变化很大,只有它依然是原来的味道。就像经过几十年我们对格尔木的感情依然如旧,这口井也守护着它原来的味道,历久不变。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贺中原看后感而赋诗:“这几幅照片拍得好,又勾起我不少对高原往事的回忆!看来我的《致高原》五十首还要续写下去了!
   致高原(之五十一)
潾潾大漠魂,潇洒出红尘。
碧水通何处,为谁流至今!”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面粉楼。一个格尔木小岛上的建筑奇迹。1965年在我们来到小岛的时候,它就高高的矗立在那里。那时候格尔木的楼房数的过来,也就那么几座。而且小岛面粉楼是其中最高的一座。没细打听过它建于何年,反正我十多年前初次看到的时候它已经是座旧楼了,还在生产面粉。工一连就住在它的旁边,只要不驻工地,每天都能看到它的身影,就像看到一个身边的老战友一样,没有过多的去注视它。可是每一个再重回小岛探望的战友都会再来看看它,留下一两张照片。甚至更深入的进到楼里面仔细瞧瞧。就像关心的看望离别很久的老战友一样。他也老了,退休了。可还是依然坚挺的屹立在那里。或许,新来的建设者,也从新的角度欣赏它矫健的身影,想保留这个格尔木文物级的老建筑?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八几年我们离开的时候。格尔木那座前辈级的“将军楼” 还是座孤零零的小楼。现在,它已经建设成一座规模不小的纪念性公园。

       这里记载和纪念着开辟建设青藏公路的慕生忠将军,和他所率领的筑路大军披荆斩棘,开通天路的动人故事。

      年轻时我们常来这里玩耍,当年我们上过这座几乎是格尔木市内唯一的的景点楼,看过它当时缺门少窗,空荡荡的房间。今天再来看看这个老朋友。他已经妆容一新,变成五颜六色的大花园了。

青海兵团工一连 回望高原[1] - 山后人 - 山后人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